李叔同的故事

本章内容介绍:李叔同的故事,【百奇网】猎奇天下为您介绍求关于李叔同的爱情故事,李叔同写长亭外的故事,求李叔同轶事!!!等各类奇闻异事文章。

求关于李叔同的爱情故事

弘一法师就是李叔同,那个年轻时风流倜傥,才惊四座的翩翩浊世佳公子。年轻时的李叔同颇有些杜牧的风范,“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亦正是他的写照。由于出身富贵人家,他可谓少不更事,与一帮诗文友吟风弄月,游山玩水,混迹于烟花艺馆之地,留下几多风流韵事。 但是成家立业之后的李叔同心境为之一变,忽然大彻大悟,厌倦红尘,遂有出尘之念。这个念头是如此固执和强烈,以致于亲朋好友劝不动,娇妻爱子留不住,割断万千情丝,遁身入空门。在他剃度那一天,他的妻子以及曾经深爱的红颜知己一齐跪在寺外,进行"哭谏"。可惜此时的李叔同早已是四大皆空,向佛的慧根萌发,红尘色相于他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罢了,任谁也拦他不住的。 李叔同出家的消息在当时确实引起了轰动和诸般猜测。世人大多无法理解,最不能理解的是那些被他的诗文打动的读者,尤其是那些多愁善感的女读者,一时间失去寄托,可谓痛不欲生。且说有这么一位女读者,死心塌地爱上了李叔同,在他剃度之后,天天来寺里找他,求他还俗。你道弘一法师怎么处理此事?他派人送给那女子一首诗,其中有这么两句: 还君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 读了这两句诗,想必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李叔同这么讨女人喜欢。你看他不责备那女子扰人清修,反而用一种很遗憾的语气对那女子说:不是我不肯接受你,怪只怪我们相遇太晚了,今生没缘分呐,只有对你无情了。我们可以肯定那女子读了诗之后一定若有所悟,百感交集,即便不甘心,也只有认命了。 事实上她也就哭着走了,不再麻烦弘一法师了。看来得道高僧的境界就是不一样,换成法海大师一定会金刚怒目般讲出一番正气凛然的说辞来:佛门乃清净之地,岂容你这女子在此撒野。来人哪,把她赶走!南无阿弥陀佛! 弘一法师圆寂时有两件小事令人深思。一是他圆寂前夕写下的“悲欣交集”的帖子,无论是这句话本身,还是他所写的墨宝,都使人看到一位高僧在生死玄关面前的不俗心境,既悲且欣,耐人寻味。二是他嘱咐弟子在火化遗体之后,记得在骨灰坛的架子下面放一钵清水,以免将路过的虫蚁烫死。活着的时候怜惜蝼蚁命并不奇怪,这是对修道之人的一般要求,但是快死了还惦记勿伤世上的生灵,这份心思的细腻非真正的大慈大悲者不能有。所以才令世人闻之生敬。 李叔同称得上是民国年间的传奇人物,他的生平有许多亮点,只待那有心人去发掘,在景仰中或有心如澡雪之感,于惕历自省之余获得一份清明。

男人动不动就三凄四切额

李叔同的故事

李叔同写长亭外的故事

李叔同在写《送别》这首歌词时,还有一段动人故事。弘一法师在俗时,“天涯五好友”中有位叫许幻园的;有年冬天,大雪纷飞,当时旧上海是一片凄凉;许幻园站在门外喊出李叔同和叶子小姐,说:“叔同兄,我家破产了,咱们后会有期。”说完,挥泪而别,连好友的家门也没进去。李叔同看着昔日好友远去的背影,在雪里站了整整一个小时,连叶子小姐多次的叫声,仿佛也没听见。随后,李叔同返身回到屋内,把门一关,让叶子小姐弹琴,他便含泪写下: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的传世佳作。 --杭州孔孟教育

李叔同《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虽然李叔同词曲兼擅,但传记作者陈星先生却考证出此曲并非词人的自度曲,而是借用了一首美国通俗歌曲的曲调,歌词也参考了一首日本歌曲——也有论者以为词意浓缩了《西厢记》第四本第三折的意境。然而两首歌曲在美国和日本可能早已湮灭于历史的大海,但这首借鸡生蛋的歌曲却在中国获得了长久以至永远的生命。“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如此凄迷阴柔、词浅意深但哀而不伤的词句,配以相当中国化的舒缓旋律,就很难不成为中国的名曲——尤其是在新旧交替、道术灭裂的二十世纪。这首歌已经成了新的“阳关三叠”,“四千余年古国古”的二十世纪中国人,已经用这首歌“送别”了太多的东西。” 参考资料:http://spaces.msn.com/members/pail/blog/cns!1prorwuy1z1aofa_adiubgyq!128.entry 你记得最后一句 去去莫迟疑 是唐朝乐队演唱的 送别 歌词如下送别 词曲:唐朝 逝去难忘的光阴还留下多少 这个世界有故事让人情迷惑 望远山山外山风在感动我 人生如梦梦醒时悲欢离友 歌舞一曲送别离内心悠悠 谁又知道你看到说到的理由 故事中的世界在慢慢告诉我 也许这样的世纪不再有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海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斛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韶光逝留无计 今日却分诀 骊歌一曲送别离 相顾却依依 聚虽好别虽难 世事堪玩味 来日后会相予期 去去莫迟疑

李叔同的故事

求李叔同轶事!!!

弘一法师李叔同轶事    □ 朱漱梅   闲来无事,教几个儿童学习书法。一天,有个儿童拿着一副对联给我看,上写着:“但觉眼前生意满,要知世上苦人多。”下署录弘一法师语。我告诉他,这个弘一法师,俗名李叔同,是从前的日本留学生,是一个进步的青年,你们平常唱的那首《送别歌》:“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觚俗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这首歌就是他写的。孩子们就问,他当时既是一个进步青年,为什么去做和尚呢?这一问,我就给他们讲述了如下故事。   弘一法师,俗名李叔同,天津人,家中富有,爱好书画篆刻、诗词音乐。满清末年曾留学日本,在东京一个艺术学校学习绘画、音乐。他寄居在校外一个孤寡老太家,那家老太有个外甥女辍学在家,她也爱好音乐美术,与李叔同有同好,两人处得很熟。那女孩甚至做人身模特儿,以供绘画。家里也设置了一架钢琴,闲着两人就你弹弹我唱唱,十分快乐。   这时李叔同和一些进步青年组织了一个剧团,演着新鲜的节目,很受社会人士欣赏。当时欧阳予倩也在他的剧团中。一次,演《茶花女》,李叔同饰主角“茶花女”。当他们这个剧团正演得发红的时候,却被满清政府知道了,认为他们在宣传新的东西,旨在反对他们,于是令驻日大使向日本政府提出解散这个剧团,驱逐他们回国。于是李叔同站不住脚,只好忍气吞声悄然回国了。   正当李叔同整装回国的时候,房东老太对李叔同说:“我看你跟我的外甥女很合得来,你就带她回国吧1李叔同立刻回说:“不行,我家中已有妻子了1接着李叔同就整装去上船了。前来送行的人很多,他想老太的外甥女也该来送行呀!于是他登上船头,盼望她的倩影,可是久久不见行踪,心中十分懊恼,一会儿,只听得汽笛长鸣,他只好垂头丧气失望地回到自己的舱里。可是一进门,只见一个身穿着毕挺西装的男子坐在他的铺位上,他不禁眼前突兀,再定神一看,又不禁哑然失笑,原来就是望眼欲穿的心上人呀!于是他立刻替她办了搭船手续,带她一起回国了。   回到上海,因为带着一个异国女友,住宿颇不方便,真像老猫衔着小猫无处安身。后来幸亏有个挚友介绍他到浙江新办的师范去教书,才定下了心,并在郊区借了一间小屋安排了那日本女友。李叔同在师范里很吃香,因为他对于什么功课都精,全校师生都佩服他,当时丰子恺就是他的得意门生。正当安居乐业的时候,真是命运多舛,又来一个打击,那个在日本驱逐他们回国的满清外交官,也调到浙江来掌管教育了;他听说师范里有个教师名叫李叔同,就下令逐出。李叔同感到冤家路窄,走投无路,就猛生出世之想,投入西湖边的“定慧寺”做和尚去了。那个日本女友跪在庙门前,只求李叔同出来见一面,而李叔同请人转告“出家无家”始终不见,日本女友只好饮恨回国。   李叔同自入空门后,潜心钻研经典,不与俗僧为伍,不久就名扬天下,上升为十八罗汉之一——狼山佛殿壁间,有南通范曾为他画的罗汉像。据说,李叔同还是“南社诗人”,他有许多诗文载入《南社丛书》。   关于李叔同的生年死月,享年若干,无从查考。本人只能就记忆所及讲到此为止。

李叔同   [编辑本段]弘一法师  李叔同:弘一法师(1880-1942)又名李息霜、李岸、李良,祖籍浙江,客居天津。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在音乐、书法、绘画和戏剧方面,都颇有造诣。从日本留学归国后,担任过教师、编辑之职,后剃度为僧,法号弘一。谱名文涛,幼名成蹊,学名广侯,字息霜,别号漱筒;出家后法名演音,号弘一,晚号晚晴老人。生于天津,祖籍浙江平湖(一说山西)。既是才气横溢的艺术教育家,也是一代高僧。“二十文章惊海内”的大师,集诗、词、书画、篆刻、音乐、戏剧、文学于一身,在多个领域,开中华灿烂文化艺术之先河。他把中国古代的书法艺术推向了极至,“朴拙圆满,浑若天成”,鲁迅、郭沫若等现代文化名人以得到大师一幅字为无尚荣耀。他是第一个向中国传播西方音乐的先驱者,所创作的《送别歌》,历经几十年传唱经久不衰,成为经典名曲。同时,他也是中国第一个开创裸体写生的教师。卓越的艺术造诣,先后培养出了名画家丰子恺、音乐家刘质平等一些文化名人。他苦心向佛,过午不食,精研律学,弘扬佛法,普渡众生出苦海,被佛门弟子奉为律宗第十一代世祖。他为世人留下了咀嚼不尽的精神财富,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他是中国绚丽至极归于平淡的典型人物。太虚大师曾为赠偈:以教印心,以律严身,内外清净,菩提之因。赵朴初先生评价大师的一生为:"无尽奇珍供世眼一轮圆月耀天心。" 作为高僧书法,弘一与历史上的一些僧人艺术家存有差异,如智永和怀素,尽管身披袈裟,但似乎他们的一生并未以坚定的佛教信仰和恳切实际的佛教修行为目的,他们不过是寄身于禅院的艺术家,“狂来轻世界,醉里得真知”,这完全是艺术家的气质与浪漫。八大山人笔下的白眼八哥形象,讽刺的意味是显而易见的,他的画作实在是一种发泄,是入世的,并未超然。比之他们,弘一逃禅来得彻底,他皈依自心,超然尘外,要为律宗的即修为佛而献身,是一名纯粹的佛教大家。 生平  1880年10月23日生于天津,1942年10月13日卒于福建省泉州市。原籍浙江平湖,从祖辈起移居天津。父李筱楼(字小楼),道光甲辰(1884)进士,官吏部尚书,曾经业盐商,后从事银行业。母亲姓王,为李筱楼侧室,能诗文。李叔同 5岁丧父,在母亲的扶养下成长。1901年入南洋公学,受业于蔡元培。1905年东渡日本留学,在东京美术学校攻油画,同时学习音乐,并与留日的曾孝谷、欧阳予倩、谢杭白等创办《春柳剧社》,演出话剧《茶花女》、《黑奴吁天录》、《新蝶梦》等,是中国话剧运动创始人之一。

李叔同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