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叔同简介的爱情故事

本章内容介绍:李叔同简介的爱情故事,【百奇网】猎奇天下为您介绍杜丹亭讲述了谁和谁的爱情故事?,求关于李叔同的爱情故事,李叔同和雪子的爱情故事是什么样的?等各类奇闻异事文章。

杜丹亭讲述了谁和谁的爱情故事?

牡丹亭讲述了柳梦梅和富家千金的爱情故事,讲述了古时候呢,为了突破封建礼教两个人的爱情,冲破重重阻碍

硝烟过后,尘埃落定,程锋最终重掌大德集团,可是沈冰却住进了医院抢救室。这是一场没有胜者的战争。

李叔同简介的爱情故事

求关于李叔同的爱情故事

弘一法师就是李叔同,那个年轻时风流倜傥,才惊四座的翩翩浊世佳公子。年轻时的李叔同颇有些杜牧的风范,“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亦正是他的写照。由于出身富贵人家,他可谓少不更事,与一帮诗文友吟风弄月,游山玩水,混迹于烟花艺馆之地,留下几多风流韵事。 但是成家立业之后的李叔同心境为之一变,忽然大彻大悟,厌倦红尘,遂有出尘之念。这个念头是如此固执和强烈,以致于亲朋好友劝不动,娇妻爱子留不住,割断万千情丝,遁身入空门。在他剃度那一天,他的妻子以及曾经深爱的红颜知己一齐跪在寺外,进行"哭谏"。可惜此时的李叔同早已是四大皆空,向佛的慧根萌发,红尘色相于他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罢了,任谁也拦他不住的。 李叔同出家的消息在当时确实引起了轰动和诸般猜测。世人大多无法理解,最不能理解的是那些被他的诗文打动的读者,尤其是那些多愁善感的女读者,一时间失去寄托,可谓痛不欲生。且说有这么一位女读者,死心塌地爱上了李叔同,在他剃度之后,天天来寺里找他,求他还俗。你道弘一法师怎么处理此事?他派人送给那女子一首诗,其中有这么两句: 还君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 读了这两句诗,想必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李叔同这么讨女人喜欢。你看他不责备那女子扰人清修,反而用一种很遗憾的语气对那女子说:不是我不肯接受你,怪只怪我们相遇太晚了,今生没缘分呐,只有对你无情了。我们可以肯定那女子读了诗之后一定若有所悟,百感交集,即便不甘心,也只有认命了。 事实上她也就哭着走了,不再麻烦弘一法师了。看来得道高僧的境界就是不一样,换成法海大师一定会金刚怒目般讲出一番正气凛然的说辞来:佛门乃清净之地,岂容你这女子在此撒野。来人哪,把她赶走!南无阿弥陀佛! 弘一法师圆寂时有两件小事令人深思。一是他圆寂前夕写下的“悲欣交集”的帖子,无论是这句话本身,还是他所写的墨宝,都使人看到一位高僧在生死玄关面前的不俗心境,既悲且欣,耐人寻味。二是他嘱咐弟子在火化遗体之后,记得在骨灰坛的架子下面放一钵清水,以免将路过的虫蚁烫死。活着的时候怜惜蝼蚁命并不奇怪,这是对修道之人的一般要求,但是快死了还惦记勿伤世上的生灵,这份心思的细腻非真正的大慈大悲者不能有。所以才令世人闻之生敬。 李叔同称得上是民国年间的传奇人物,他的生平有许多亮点,只待那有心人去发掘,在景仰中或有心如澡雪之感,于惕历自省之余获得一份清明。

男人动不动就三凄四切额

李叔同简介的爱情故事

李叔同和雪子的爱情故事是什么样的?

总有一段爱情,开心的是自己,难过得是自己,最后放弃的还是自己。 你我相识于颜笑欢语,而雪子,弃你,漱筒不得不舍。 李叔同字息霜,别号漱筒,是著名音乐家、美术教育家、书法家、戏剧活动家,是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他从日本留学归国后,担任过教师、编辑之职,后剃度为僧,法名演音,号弘一,晚号晚晴老人,后被人尊称为弘一法师。 弘一大师对佛学的贡献,主要体现在他对律宗的研究与弘扬上。弘一大师为振兴律学,不畏艰难,深入研修,潜心戒律,著书说法,实践躬行。他是近世佛教界倍受尊敬的律宗大师,也是国内外佛教界著名的高僧。 在日本留学期间,李叔同邂逅了柔情似水的雪子。雪子,是李叔同先生的最后一任妻子,亦是他出家前挚爱之人。 那场相识,似梦,似天意,画室前美丽的回眸,成就了美丽的爱情故事。那种久违的喜欢充溢在两个男女之间,叔同用日语和手势同雪子交流,想要邀请她成为其作画的模特,雪子羞涩不已可又无法反驳,那一刻她不知道该如何拒绝这个让她欢喜的男人。 雪子的美、爱情的美在叔同的画笔下定格,这两情相悦的幸福荡漾于画室的每一个角度。此后六年里,雪子的温柔和陪伴,感动着叔同,叔同的才情和魅力又吸引着雪子,即使叔同有妻子也没能阻挡这份心心相惜的情。 学成归国,留与走却没能影响二人的热爱。有你就有家,雪子已下定决心誓死相随,与叔同日日、月月又年年,白首到老,只是这情终是要负了。 叔同将雪子安置于上海。雪子不怨不恼,默默地等待,也远远的等待,为了爱人,她坚强地忍受异国的冷,只盼叔同能来,即便是一个假期也好。这份爱,终是抓不住。 叔同也悔,怕负她,可又肩担责任,不能扔,不敢卸,只能多方周转,期望离她近一些,也想日日见她,守着她。之后,叔同南下于浙江两级学堂就职,担任绘画及音乐教师,二人终于可每周一聚。他似候鸟,而她为他守着最温馨的家。这6年,在离愁酸苦中维持着爱的甜蜜。 叔同拖朋友来信,终成诀别。他告诉雪子,此后入佛门,赠须留书,两别各自宽好。也托朋友送她归国,不再受异国之冷。雪子深知留不得,留不下,往日情亦是惘然,独自返程。这海,隔断了情,隔断了爱,也隔断了怨。 坚强,不是面对悲伤不流一滴泪,而是擦干眼泪后微笑着面对以后的生活。 雪子的一生可以只是为了爱,而叔同不然,他背负家国之情,自觉缺乏信仰,尚执念于研究,心性不稳。他想断念断情,潜心于法,精研于心,而雪子的大无畏的爱也成就了弘一法师的自由。这何不是大爱。 弃你,非我薄情。李叔同亦是真性情之人,敢爱,敢舍,亦不是不爱。几年后,雪子重返中国,想问他这12年还抵得过吗?那个阴冷西湖边,两船相向而见,“叔同”,“请叫我弘一”,一个“请”彻彻底底的断了“情”。我们,已经在不是我们。 “那弘一法师,什么是爱?”雪子已是哽咽地追问,他淡淡的回答,“爱,就是慈悲。”怕多看你一眼,而你只想多看我一眼,怕动了心性,你却怕是再不见。不见,便有不见的好。 临别,一桨一别,一尺一情,我们渐行渐远,可我们真的爱过,我弘一只是要去爱更多人,只是不能再爱你。你问:“先生,你慈悲对世人,为何独独伤我?”无声,便是负了的悔。 12年,温情,炽热,放手,这一切都始于细水柔情,而终于再也不见。是叔同负了雪子?还是雪子成就了叔同?这样的问答于今都是苍白的。若是不爱,叔同何必留须。雪子,是他爱的绝笔,亦是成就他大爱的女子。这尘世,我们都是痴男痴女。 让我如何忘了你,我又怎能忘了你。让我如何放齐你,我又怎能放弃你,放弃那十二年你的朝夕热爱。我只想再多看你一眼,我听一句,我怕我真的忘了,怎么办?怎么忍心放,是呀,最好的那个人往往是最陌生的那个。而记忆却发酵一样的酸。不想失去你的消息,就是离你最远的秘密。 叔同一直都在爱,只是从个人情爱中抽身离俗,把小爱化为大爱,用慈悲去成就信仰,让心便的充实。这亦是爱。 是呀,他一生在爱。 晚年病重之际,他告诉身边的妙莲法师,“你在为我助念时,看到我眼里流泪,这不是留恋人间,或挂念亲人,而是在回忆我一生的憾事。”他留给世人最后的绝笔是四个字------“悲欣交集”,不知道这错综交集的感悟里,挂念的是否还有旧爱。 悲欣交集,喜乐苦愁,真会没有吗?那一段段鲜活的爱, 那段爱恨飞扬的岁月。那段用热情浇筑的生活,那段为爱执手天涯的爱,不怕,不怨,只要是你,便甘心情愿,只要是你,便是一方晴天。 我想“鲜活”似乎是对这段爱情最好的诠释。十二年是不是最好的年华?其实如果生活的每一秒都是自己最舒心欢喜的岁月,十二年也许就是最好的享受,叔同与雪子在一起,便是如此,爱,就要真真切切。 叔同为信仰而负,雪子为爱而执着。当初那年轻的脸,当初最坚定过的理想和爱情,为什么还要还给昨天,最后连最初的情也被模糊,索性狠心埋下,也许留个永远给记忆,永远年轻的爱情,永远年轻的追求,那永远年轻的纯粹的自由。 所以他们都敢于拥有刻骨铭心的爱,敢于过热血沸腾的生活。 也许拥抱过才是幸福。 正如:“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惟有别离多。”雪子,这负非是自私,亦非是不爱,而曾是深爱。

是小说啊

李叔同简介的爱情故事